拿得出最“土”的演得了最“火”的
来源:  日期:2013-12-11 【字号:

龙岩新罗区城市中心的采茶灯主题雕塑


苏坂学校,学生们正在排练采茶灯

     一边保护传统采茶灯表演,一边创新现代表演形式使其融入生活,同时把采茶灯与文化产业相结合,为其注入新的活力。龙岩采茶灯为“非遗”保护传承做出新的探索。

   演了两百年还爱老“味道”

   采茶灯,起源于龙岩市新罗区苏坂乡美山村,据传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。顾名思义,采茶灯表现的就是劳动人民的采茶生活,被龙岩当地人代代相传,沿袭至今,2005年成为福建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。

   从龙岩市区往东北方向驱车约1小时,就到了美山村。在村里,记者见到了今年80岁的老艺人林昌鼎。老人告诉记者,他的家族演采茶灯,一代代下来已有200多年了。“我从小开始演采茶灯,一开始男扮女装演采茶姑娘,演了3年,后来演队伍最后面的男孩。等年纪大点,演的是茶公或者茶婆。其实传统的采茶灯,茶公和茶婆的表演和化妆都差不多,只不过茶公的服饰是绿色的,茶婆是红色的。”最近,林昌鼎带了4个女徒弟,都是40多岁,“她们喜欢老的表演方法,既然喜欢学,我就教她们了”。

   林昌鼎说,现在村里演采茶灯有两个队伍,老人一队,大多都超过80岁了,是传统的演法。新人有一队,都是三四十岁的年轻人,“他们是新的演法。化妆、头饰都和我们不一样了,唱法也不一样,我们老的都放在喉咙里唱,但是新人都把声音唱出来了,嗓子更加亮。但是我还是喜欢老演法,更有味道”。

   新罗区文化馆馆长兰茂林告诉记者,现在能表演传统采茶灯的,只有美山村的八九位老艺人,而且他们大多年过80了。“传统采茶灯表演面临的困境主要是老艺人年纪大了,原始资料和道具遗存也都比较少。省级传承人中,现在只剩下黄淑霞一人。其他的老艺人,能够演茶公、茶婆的比较少。他们随着年龄的增大,也会逐渐遗忘表演程式。”他说,采茶灯的表演程式原本有五六十种,但现存的只剩下30多种。作为传统文化来说,采茶灯面临着慢慢失传的危险。

   在美山村南面的半山上,有一个“龙岩采茶灯文化活动中心”,在一楼数百平方米的展厅中,我们可以一览传统采茶灯表演的道具、服装,展厅中的文字图片对采茶灯的起源、发展作了梳理。新罗区委宣传部副部长谢葆春告诉记者,目前,新罗区正在积极为采茶灯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,并开展了相关工作。“这次申报,对采茶灯的起源进行重新梳理。我们认为采茶灯是由苏坂乡美山村林氏族人结合当地的生产、生活情景,融入戏曲表演手法,将采茶灯歌舞改编成舞台演出的歌舞节目。在苏坂,我们还发现了最古老的采茶灯乐谱,经过省文物鉴定小组鉴定,距今已经有100多年了。除此之外,我们对采茶灯的服装、头饰、道白、曲谱、念唱作打表演程式等资料的搜集整理都做了许多工作。”她说,申报国家级“非遗”,越原生态越好,因此传统采茶灯的保护,就要保持其原汁原味。

   村村都演“采茶灯”

   下午四点多,正值苏坂学校的“大课间”活动课,120多名学生又聚集在操场上,排练起采茶灯。

   对于初二的陈梦霞来说,采茶灯能算得上她的一项特长了,她说:“我们不用学唱腔,学的是舞蹈动作。学校举办晚会,或者同学聚会,我就有机会跳采茶灯舞,有时还能代表学校参加大型演出。”

   苏坂学校校长卢文红介绍,采茶灯源于苏坂,所以学校在创建特色学校过程中,因地制宜地把采茶灯带到校园中来,结合课间活动,让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二的学生都参与其中,使学生身心都得到锻炼。“学校党委书记亲自教学,音乐老师和体育组配合教学。我们把采茶灯根据学生活泼、天真的特点进行改编,改变后的采茶灯以走步为主,通过队形变换,演起来花样多了,趣味性就更强了。

   学生自己喜欢,家长也非常支持。去年学校排练的采茶灯舞参加新罗区大课间比赛,获得了优秀奖。”卢文红自豪地说。

   “我们在采茶灯的保护和传承上两手抓,一手抓传统采茶灯的保护,一手抓现代采茶灯的发展,将其根据不同人群的特点,做适当简化,以更好地推广。”谢葆春说,新罗区几乎每个村都有一支采茶灯表演队伍,进校园、进社区工作由新罗区文化馆具体承担,现在已经很频繁了,采茶灯还进入了乡土教材。

   新罗区文化馆对现代采茶灯的创新和改进方面也下了一番功夫,兰茂林介绍:“传统的采茶灯一场跳五六个小时,现在要演出这么长时间,看的人肯定不多。我们现在把之前时间较长的动作加以压缩,让它适应现代人的节奏;以前的扇子、灯等道具,也根据现代人的审美观念做一些改进;之前采茶灯只在农村演,现在有了专业舞蹈演员表演,如在山歌剧团的表演中,我们加入了二胡、笛子、扬琴、琵琶等乐器,古典味儿更足。”他说,目前新罗区90%的表演活动中,都有采茶灯节目。

   给“活化石”注入新活力

   今年4月,龙岩作家邱德昌的长篇小说《采茶灯传奇》出版,紧接着,就有影视公司找上门来商谈拍摄电视剧,并有意向在美山村建设一座影视城。

   “采茶灯是龙岩城市一张真正的名片:龙岩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代表是采茶灯,龙岩城区里最好的雕塑是采茶女,最多人哼的小调是采茶曲……对采茶灯的感受,只有在异地他乡,才倍感亲情。”邱德昌说,为采茶灯写一部长篇小说,演一台歌舞剧,拍一部电视剧,是他的创作梦想。据悉,《采茶灯传奇》的剧本改编工作已在推进中。

   “在现代来说,产业化开发也是保护‘非遗’的一种方式。”谢葆春说,采茶灯文化的产业化发展,已在进行中:建设采茶灯主题公园,成立龙岩市庆美采茶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进一步强化采茶灯品牌建设;龙岩采茶灯文化成功于今年5月底首次亮相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,向世界展示了采茶灯文化的魅力。“目前,我们还规划建设采茶扑蝶文创产业园,以物化的形式,让采茶灯在龙岩大地上有所体现。新罗区‘非遗’保护馆的建设也已进入2014年工作计划,在保护馆中,我们可以看到最原始的采茶灯服饰、道具、曲谱,还将加入声光电元素,把‘活化石’完整保留下来,让后人看到最古老的采茶灯是怎样的。”

   “对于采茶灯‘非遗’的保护,我们既要拿得出最‘土’的采茶灯,让人感受到原汁原味,又要拿得出适应现代生活的元素,使其普及、发展,注入新的活力。”谢葆春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