揆日楼的传说
来源: 永定县图书馆 日期:2014-01-23 【字号:

高头乡高东村曲寮下,有一座方方正正的大土楼,叫“揆日楼”。这座土楼,原来有四层高,后被“长毛”(太平天国残军)烧掉一层。剩下的三层,历经三百多年,如今仍然十分牢固。建造偌大的一座土楼,花费必定很大,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,建造者竟然是一对原先穷得响叮当的兄弟——江汉北和江汉鼎。

江氏兄弟,为人正直心善,可日子过得很艰辛。尽管他们身体健壮,有的是力气,无奈田地少,有力无处使。以致穿的是“百叶衫”,时常有上顿无下顿,至于成家娶妻更是白日做梦。那年头,世态炎凉,人情冷漠。人穷,四门八亲都疏远他们,远远见到他们唯恐避之不及,连那白刀子进去、红刀子出来的杀猪佬也看不起他们,把他们兄弟俩比作舀大粪的工具,给他们取了个“大肥筒”的绰号。

这一年年关,两兄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腊月二十八日圩天,他们没有钱买猪肉,一大早就到东权岗的一屠夫家赊了一斤猪肉,当面说定:当天卖了芋卵马上还账。谁知,人穷福薄。兄弟俩提着两袋原本留作种子用的芋卵到街上去卖,可是一直守候至散圩,不管怎么贱卖,连问的人都没有。由此,一斤猪肉钱就无着落了。

当晚,他们把赊来的猪肉烫熟,捞起来挂在吊钩上晾着,再把烫猪肉的汤装在碗里放于桌上。年三十晚上,家家户户吃着团圆饭,可兄弟俩却唉声叹气。他们一筹莫展时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那个屠夫腾地跨进了门,大声吆喝:“你们怎么不把猪肉钱给我送来?”兄弟俩面对屠夫的责问,无言以对。屠夫举着灯笼,见吊钩上挂着猪肉,桌上还放着一碗烫猪肉的汤,料定是自己的,于是大声说:“没钱!那就别怪我了。”说着把吊钩上的猪肉取下,气呼呼地掉头就走。屠夫刚跨出门槛,忽地又折了回来,怒气冲冲地说:“这汤也是我的!”说完,端起猪肉汤,“啪”的一声将汤泼到泥坑里。

这天晚上,兄弟俩倒在床上翻来覆去,左思右想,怎么也睡不着,想到本村有不少人跑到台湾谋生,而且发了大财、很风光,便产生了外出谋生的念头。兄弟俩商量后,铁下心到台湾去闯一闯。他们想到做到,连夜动身,离开家门。

两兄弟忍着辘辘饥肠,翻山越岭,走了60里路,天亮时分来到南靖县上汤的一间客店前,已经筋疲力尽。店老板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客家人,平时凡见到落难的人都乐意周济。大年初一有人来投宿,在他看来平生还是第一次碰到,是个好兆头,看到他们穿着破烂,似乎又觉得不想是住店的。但有一副热心肠的他,还是把兄弟俩迎接进店。店老板探明他们的情况后,深表同情,随即取出两身旧衣服让他们换下“百叶衣”,并烫酒切肉给他们吃,还留他们歇息了一天。第二天,又赠送充足的盘差和衣物,目送他们上路。

两兄弟一到台湾便卯足了劲,不怕苦不怕累,见活就干,从来不计较赚多赚少。在冷酷的人世间,他们割过蓝叶、烧过炭、扛过大包……。总之,三十六行他们干了一大半。

俗话说:风水轮流转。几年之后,兄弟时来运转,苦尽甘来。这一年,当地染布用的颜料歉收,蓝叶价格飞涨。一天,兄弟俩挑着缸钵在山路上行走。突然一阵狂风暴雨袭来,大哥被狂风一刮,招架不住,挑着的缸钵滚落山谷,兄弟俩无法行走,只好在一颗大树下歇息。狂风暴雨过后,他们到谷底寻找滚落的缸钵,看看是否有未破损的。他们来到山谷,一片碧蓝的植物引入他们的眼帘,只见不远处尽是长势旺盛的蓝叶。兄弟俩喜出望外,索性在深山里搭起一间小草棚,不分昼夜挥镰割起蓝叶来。这样,兄弟俩靠卖蓝叶赚了一大笔钱。而后,他们做起了蓝叶生意,不出几年光景,奇迹般地发了大财。

兄弟俩发财后,打算回家乡安顿。这天,他们从水路经厦门辗转到了山城,雇请挑夫将行李挑到了上汤,重谢了客店老板,当得知当年穿的破旧衣服被店老板收藏起来时,又央求老板还给他们,店老板自然满口应允。随后,兄弟俩将它穿在身上,又交待老板自己先行,托老板押运行李随后。

两兄弟回到高东村,村里的人一见他们还是老样子,便冷言冷语地说开了:“你们看看,‘大肥筒’就是‘大肥筒’,变来变去还是‘大肥筒’。”然而,兄弟俩对村人的冷眼总是一笑了之,不予理会。

谁知,时隔不久客老板押着十担八担行李到了兄弟俩的破屋前。这时,村里的人才知道他们兄弟俩发了大财。一时之间,村人也变是热乎起来,不再嫌他们穿的“百叶衣”衫脏了,拥上前去,拉手的拉手,恭维的恭维。可兄弟俩对这些人并不在意,只是随便应付,他们心里念念不忘的是那位屠夫。稍事休息,他们换上楚楚衣冠,带着丰厚的礼品,外加一百两银子,亲自前往东权岗去谢那位屠夫。屠夫见了他们改变了往日的模样,十分尬,哪敢受礼,连连向他们赔不是。兄弟俩含着眼花说:“你是我们的大恩人啦!”屠夫一听,一时不知所措,吞吞吐吐地说:“先前,我……我那样对你们,怎么会是你们的……大恩人呢?算我有眼无珠,你们不要跟我这个杀猪佬一般见识。”不料,兄弟俩一本正经地说:“如果没有你当年的做法,我们兄弟俩也不至于离开家乡外出谋生,也就不会有今天。我们这次是专程来报答你的,这点东西和银子不算什么,请你务必收下。”说完,硬把礼物塞到屠夫的手中。屠夫见他们诚心诚意,不好意思推托,便收下了礼物。

此后,兄弟俩又应付了纷纷而来的种种应酬,忙了好一阵子。接着,便张罗人生面临的头顶大事——建造住宅。他们重金请来地理明师,满村察看地形,又与土地主人好生商量,最后在曲寮下大路上选购了一块地皮作为楼址。接着,请来建房的各行当师傅、小工,择定吉日破土动工,花了二三年的时间,一座四层高的大土楼终于大功告成。

大楼落成当日,兄弟俩大摆酒席,宴请村中父老和四方乡绅,还特地请了一位秀才给新楼取名。席间,秀才依据《诗经·风》中的句子:“揆之以日,作于楚室”,把楼名定为“揆日楼”,并依照兄弟俩的意思缀了一副“揆度机宜师往圣,日新德业象前贤”门联训教后人。

时至今日,每逢新春,江氏兄弟俩的后代儿孙们都要将这副对联张贴于大楼的门框上,以纪念先祖创业的艰难。(采录者:江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