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隆昌楼趣事
来源:  日期:2013-10-15 【字号:

永隆昌楼坐落于抚市以高大及建筑时间长而著称。这座楼,始建于清道光后期,经咸丰、同治两朝,直到光绪初年才完成,历时28年之久。据传,共耗资白银60余万两。它由两座府第式方楼“福盛楼”和“福善楼”组合而成,规模宏大,楼中有楼。外人进入大门,只要经过几个厅、出入几道门后,就会让人觉得像走进迷宫一样,不辨南北西东,大有“进时容易出时难”之感。关于建造这座大楼,还有一些小插曲呢!

清道光年间,永定条丝烟的发展势头达到了颠峰状态,抚市成为条丝烟最大的出产地之一。这时,做这行生意的人特别多,发财的人也不少。抚市桥村黄屋有户人家,家中有兄弟三人,老大叫黄万斗、老二叫黄万财、老三叫黄万鹏,兄弟仨既聪明又勤俭。原先,他们在本地的几个烟篷里打工,几年工夫就学会了制烟技术,还积蓄了一笔资金。不甘安于现状的黄氏三兄弟,跃跃欲试,竟开起了自家的烟篷来。烟篷如期开张后,打什么招牌成为他们首要考虑的问题。三兄弟经过商量后,认为父亲叫“永昌”,是个很吉利的字眼,就用“永昌”吧。但是,他们考虑到取“永昌”烟号容易出现雷同,为了避免与他人的烟号雷同,他们别出心裁地在“永昌”两字当中嵌入一个“隆”字,组合成“永隆昌”。“隆,盛大也;昌,兴盛也。”取“永隆昌”比之“永昌”程度更深,名声更加响亮。果然,他们经营的烟篷生意如日中天,越做越红火。三兄弟的劲头随之越来越大,索性做起产、供、销一条龙的生意。他们先在长沙、湘潭、浏阳等地开设“永隆昌”烟丝销售店,后来又在江西南昌、九江以及上海、南京、云南、广西等地开设“永隆昌”分号。七八年的工夫,兄弟三人奇迹般地发了大财。

先前,大凡永定人发财以后,首先考虑的是买田做屋,黄万斗兄弟也不例外。他们有了钱之后,就立下宏愿:要建造抚溪第一座大楼。于是,他们请风水先生四出择地。然而,要找一块二三十亩的地块作楼址谈何容易。找来找去,只找到一块泥沙沼泽滩可以展现他们的宏图伟业。但是,此处建楼需要解决两大难题。一是在泥沙沼泽滩上建楼,面临地基的牢固问题,必须投入大量的资金;二是必须先修筑一条又大又长的堤坝,才能确保大楼建成后不受洪水的侵袭。这是一项浩大的“先行工程”,在一般人眼里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。然而,这些困难并没有让他们却步。他们当即拍板,置下了这块楼址。接着,他们请来风水名师、头号建楼师傅,定楼场方位,策划楼的式样,设计筑大堤的方案。经过一阵忙碌之后,一条长达500米的防洪大堤用方块石垒砌成就,泥沙沼泽滩的打桩、填土平整也基本完成。

正当大楼建造如火如荼之际,他们遇到一些始料不到的事。距楼场两华里处有几户人家,说起来跟黄万斗还有点亲戚关系。他们傍着上代造的宗祠,住在几间低矮平房里。大楼的石脚砌好后,这几户人家忽然派出几个代表来见黄万斗,说楼场距他们的宗祠太近,日后有碍他们的风水,要求慎重处理。黄万斗听后,连忙请来地理名师,会同那几家亲戚,一同到实地勘察地形。地理先生经过一番认真勘察后,对他们说:“两处相距有二里之遥,宗祠的地势又比楼场高出三丈多,不碍事。”这下,黄万斗的亲戚无话可说了。这件事情本可以就此结束,但黄万斗是一个宅心仁厚的人,他不愿看到对方有任何的芥蒂,知道他们生活比较困难,还住在低矮狭窄的楼房里,随即主动表示愿意资助一笔可观的银子给他们改建新楼。亲戚们听后,自然高兴得不得了。在黄万斗的慷慨资助下,不出三年,他们造起了一座占地三亩多的三堂两落的“五凤楼”。然而,这座“五凤楼”落成之日,永隆昌的“福盛楼”反倒没有完工一半哩。

   建造福盛楼期间,还发生一件至今叫人称颂的事。当时,有几个族中的毛头小子缺零钱花,但又怕吃苦。一天,他们凑在一起闲聊,想出了一个歪点子来。这天刚天黑,他们把大楼石脚边没有用完的石头挪在一起。第二天开工时,把黄万斗的妻子卢氏叫到石堆边,指着石堆说:“这堆石头是他们从砂墩上抬来的,得付给我们工钱。”说完伸手向卢氏要工钱。卢氏知道,昨天砂墩上的石头已经抬完了,哪里还有石头呢?他们不过是将工地上没用完的石头聚拢在一起罢了。卢氏听后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些钱分给他们。小伙子拿着钱,高高兴兴地走了。到了晚上,他们重施故伎,照样骗钱。一连三四天都是如此。第五天上工时,卢氏交代师傅,当天抬来的石头务必全部用完。这样一来,那帮人就没有便宜可捡了。卢氏差人把他们叫来,用和蔼的口气说:“你们怎么啦?是身体不舒服了还是到别处赚钱去了?”小伙子一听,顿时低头不敢吭声了。卢氏又说:“今天砂墩上有很多石头想运过来,但我缺少人手。我带你们去抬,给的工钱比以往更多。”说完,就把事先准备好的抬石头的工具发给每个人,而后带着他们来到墩上,教他们怎样抬石头,又嘱咐他们要注意安全,刚开始少抬几个。当日收工时,还亲自发给他们不菲的工钱。小伙子被她的真情感动了,虽然说有些辛苦,但毕竟是自己勤劳所得,心里还是乐滋滋的。从此,他们天天到工地帮忙,成了建楼小工中的骨干力量,有的还跟泥水师傅学到一手砌石脚的手艺,当上了师傅。他们的父母看到自己的儿子能自食其力,不再游手好闲了,对卢氏感激不尽。此事,至今在族中仍口碑不绝。(采录者:黄慕农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