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成楼的故事
来源:  日期:2013-12-17 【字号:

在永定县境内众多的土楼里,有一座叫“东成楼”的土楼,建筑得很特别,是八角形的,人称“八角楼”。它坐落于湖坑镇南溪南江村桥子头。提起它,还有一段生动的故事呢!

相传,楼主规划兴建东成楼时,是想建造方楼的。然而,当他挖好石脚坑,捡好日子,准备砌石脚时,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。一个村民急匆匆地赶到施工现场,大声对楼主说:“你建的方楼,有一个墙角直对我家上祖黄婆太的墓地。你看,这座墓地为猛虎下山形,尖尖的楼角恰似一支拉满弓弦的箭,‘箭头’对准了虎头,触犯了我家的风水,不准施工。”楼主听到他说不准施工,十分恼怒,反驳道:“我在自家的地块上建楼,关你什么事!”那个村民说:“怎么不关我的事?破坏我家的风水就是不行!”这就样,双方从各自的利益出发,互不相让,越吵越凶,差一点打了起来。这时,有位在场的好心人走上向前,劝解说:“你们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再这么吵闹下去,非闹出大事不可。依我看,还是请大溪巫屋的翰林巫宜福出面调解一下,事情必能得到圆满的解决。”

楼主和那位村民平日里就听说过,巫宜福为人正直,办事公道,深得民心,听了这位好心人所说的话后,情绪缓和了许多,都表示愿意接受巫宜福的调解。于是,楼主派人前往大溪请巫宜福出面调协。当巫宜福得知事情的原委时,欣然答应出面调解建楼争端。

巫宜福坐着轿子来到南江村桥子头,就立即到实地查看一番,看到新楼基的一角,果然好似弓弦上的利箭一般直对墓地,实为风水之大忌。于是,他分别找来墓主和楼主,并叫双方把有关人士邀请前来,坐下来协商。

楼主首先开口说:“这座楼我非建不可。理由很简单,一是我家人口多,房间不够住;二是建楼的地块是我家的祖产,别无它处可选,实属无奈之举;三是风水先生早就定好了楼的座向和规模,不好随意更改。”

坟主一方接过楼主的话题,没好声色地说:“你自己懂得讲风水,但也要顾及别人家的风水……。”话未说完,双方又爆发了一场唇枪舌战。

此时,巫宜福心平气和地说:“你们请我来调解,说明你们都相信我。可是,你们当作我的面大吵大闹,能解决问题吗?还是听我说两句吧!”当事人双方听巫宜福这么一说,立即静了下来。

巫宜福接着说:“大家都是本乡本土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,要以团结和睦为重,不要为了一点事情伤了和气。有了争端,总有妥善解决的办法嘛。如果双方恶言相向,甚至逞凶斗狠,结果非死即伤。打起官司来,无论谁赢谁输都会伤感情,不利于团结。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 当事人双方听了巫宜福的话后,都表示赞同。

巫宜福见双方都明白了自己的意思,接着说:“既然你们认同我的观点,我就把三种解决方案说一下:一是双方互不相让,继续僵持下去。这对你们双方尤其是建楼方十分不利。二是双方相互礼让,使问题顺利解决。这是再好不过了,但从整件事情来看,很难做到。我不偏袒任何一方,事实是坟墓建造在先,我们就不要去惊动黄婆太的在天之灵了,就让她老人家安息吧。三是一方相让,完满解决问题。俗话说,退一步天宽地阔。一个人一辈子要建一座楼很不容易,谁都希望顺顺利利。起了争执,有一方就得让一让,而让的一方并不是胆怯,更不是吃亏,而是顾大局识大体的一种表现。从事情发生争执的起因来看,我认为该让的一方是楼主。”楼主听到巫宜福说该让的是自己,直愣愣的看着巫宜福说:“那请你说说,我该如何让?我听你的。”

巫宜福见楼主的口气缓和了下来,自己的苦难口婆心没有白费,高兴地说:“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,供你们参考。那就是将对准墓地的楼角取直,削去如同‘箭头’的楼角。这样,既不影响风水,又保留了宅基地。”楼主一听要截去楼角,心存疑虑地说:“那不成了五角楼了吗?太不美观了。不行,不行!” 巫宜福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尽管放心,这个问题我早就考虑到了。为了整体美观,可以把其他三个角也一同截去,让它变成八角楼。那些剩下的边边角角,你还可以用来建建猪圈、厕所、砻谷间或柴草间等附属设施。”楼主说:“这样的话,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。” 巫宜福接着说:“如果你们不同意我的调解,那么我立马走人,你们可以另请高明。如果同意我的调解,那么我们可以到工地上去看如何截才更好。”

对于巫宜福提出的调解意见,坟主立即表示接受。楼主沉默了一会,心里似乎不怎么乐意,但一时又想不出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,也只好点头,当场表示同意。

此后,楼主根据巫宜福的建议,截去了四角楼的四个角,建成了八角楼,取名“东成楼”。几百年过去了,没料到的是,楼主当初按照巫宜福的设想这么一改,却为永定土楼增添不少风采。(采录者:阿 宝)